党员干部风采

梅州医生在赤几 “我在赤几经历的生死瞬间”

来源:梅州日报 | 时间:2018-09-14 10:58:15 | 浏览:loading

梅州医生在赤几我在赤几经历的生死瞬间

 

在总统身边工作,看似光鲜,实则危险重重。你们很难置信,作为总统府保健组成员,交通事故、刹车失灵是家常便饭,甚至连政变都不是匪夷所思的事。所以,每一次外出安全回来,我们的组员都要击掌庆祝:又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。

在眼皮底下发生车祸

总统卫队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神秘的存在,而对于经常要随同总统外出的我们保健组而言,并不陌生。卫队的车速因各国元首的喜好而不同,奥比昂总统喜欢快,所以,每次出行对我们这些从梅州慢生活过来的人而言,都是一种考验:考验车技和车的性能,遇事的处理能力。

记得刚到赤几不久,我随总统卫队出门下乡。车队刚出马拉博市区进入郊区的时候,由于道路变窄,车队车速快,卫队中的一辆武装运兵车(皮卡车改装)避让不及,直接撞上路边停放的车辆,车后坐着的六名卫兵当场被抛出至路边草地。

见此情景,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在国内做医生虽然也经常救助车祸病人,看惯了生死,但在眼皮底下发生车祸还是头一次。我们立刻停车并开始救援,所幸无当场死亡,仅是几个骨折及皮外伤。但由于当地医疗资源缺乏,无固定夹板来固定骨折部位,我们只能就地取材,折取一些树枝加用纱布固定,然后送当地医院做进一步治疗。后来我们了解到,这起事故无人死亡,但有一名士兵不幸截肢。谁也想不到,援非期间,交通安全竟成为危及生命的最大问题。

开车闹市奔驰 险象环生

2016年的年末,正是赤几的雨季。早上十点做完保健后,我们接到通知,要跟随总统到赤几唯一的石油工厂(美国公司开发)参加复工仪式。我们立刻回驻地拿好水、饼干、充电宝及急救箱,同时穿好西装、领带(当时平均气温35左右),开着保健组配车跟随车队出发。到达目的地后,总统参加完一系列仪式后移步至石油厂食堂就餐。由于无法确定总统何时叫保健,只能随时紧跟。

总统就餐结束后,立刻上车返回总统府。保健组无专职司机,只有我这位兼职司机。当确认总统已经上车后,我们才跑步到停车场取车,此时卫队已经绝尘而去。

总统一般到家后会立刻呼叫保健,刻不容缓,我立即坐上了破旧的保健组配车的驾驶位。由于总统卫队刚过去,道路上都是车辆,而且没有任何秩序。作为司机的我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,开启危险双闪灯,左躲右闪地在闹市公路上奔驰,险象环生。1358分,我们终于到达总统府及时给总统做上保健。事后,大伙都心有余悸,脱下西装,才发现里面的衬衣已经全湿了。

临行发现刹车完全失灵

201712月初,隆重而盛大的圣诞节即将来临,总统一家按惯例回老家蒙戈莫准备过圣诞节。在此期间,总统每天都要下乡视察及到相距70公里的欧亚拉(拟立新首都)办公。每天上午,我们都跟随卫队出发,全程高速。到达欧亚拉办公至下午四五点,再次驱车回蒙戈莫吃晚餐。

如此周而复始的生活维持了一个月。有一天,我在欧亚拉启动保健组配车准备回蒙戈莫时,突然发现刹车失灵。我们急忙报告车队长及卫队长,车队维修人员检查了一下却发现无法处理,我们只好自行出钱去更换刹车片。但由于所在城市属于边境城市,维修水平极其有限,刹车感应装置依然未能解决,车仪表盘红色报警仍未解除。我们希望可以换一辆车,但对方官员却认为刹车暂时有效的情况就继续使用,不能更换配车。

没办法,保健组配车只能带病上路至圣诞节结束,只是苦了乘车人,一直提心吊胆。时间来到1227日,总统借道巴塔回首都马拉博。那天吃完午饭,车队准备出发。我开车有个习惯,出发前会检查刹车系统。这一检查却发现刹车居然完全失灵了,我惊出一身冷汗。所有队员也唏嘘不已:如果车上了高速再失灵的话,保健组全体成员在高时速下将会出师未捷身先死。没想到,自己一直以来养成的良好开车习惯救了我们全体队员。

和鸡鸭鹅同坐军用飞机

中国有句俗话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当安全到达巴塔后,第二天全部人员开始撤离巴塔返回马拉博。由于马拉博是岛屿,往返只能乘坐飞机或者轮船,保健组成员均是总统出发前才能离开到机场登机。由于总统专机座位少,总统亲属多,保健组只能由内分泌医生及翻译跟随总统专机,我和护士在没有其他客机的情况下被安排至军用飞机。军用飞机无任何座位,机舱都是弹药箱,进去后发现满机舱均是士兵、普通随从及总统家的鸡鸭鹅等,没有风扇及空调系统,汗臭味、狐臭味、家禽粪臭味,五味俱全。

我们跟官员抗议后只得到一句回复:最后一趟飞机,不去就自己回马拉博。无奈,只得坐回弹药箱上。随着机舱门关闭,老旧螺旋桨飞机轰鸣着飞上天空,我暗暗祈祷着一切平安。空中飞行一小时后到达马拉博上空,由于马拉博属于岛屿,周边海风特别大,老旧飞机几次着陆均未能成功,在空中盘旋多次后再次降落,这次或者是国家的庇佑,成功降落并到达预定停机坪,提到嗓子上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安全到驻地后赶忙好好煮顿饭犒劳一下自己。对保健组队员来说,自己能烧饭煮菜就是非常幸福的事,平时大多时间都是就着面包、饼干、矿泉水在车上度过,车就是保健组移动的家。

总统府遇袭 政变就在身边

时间来到当天晚上十一点,我们再次驱车到总统别墅准备给总统做一天中的第四次保健。此时发现别墅周边布满持枪卫兵,我们的心再次提到嗓子眼。

我们给总统做完保健返回驻地,才得知赤几刚刚发生政变未遂事件,总统府遭受炸弹袭击,两名卫兵死亡。同时蒙戈莫、巴塔均发现多股不明武装势力出没。队员们都在庆幸回首都非常及时,同时袭击总统别墅的时候并不是保健时间。我们也在隐隐担忧:赤几政局如果不稳,医疗队的安全也将难以保障。

所幸,第二天政府已基本控制局势,同时官方发布声明:挫败一起政变未遂事件。所有队员都松了口气,平安两字值千金,对保健组队员来说,这七个字要做到多不容易。

当时间来到2018113日飞机飞离赤几这一刻,所有队员都说出同一句话:我们光荣完成国家任务,安全载誉回归祖国了。

讲述人:张鹏飞 (原第28批援赤几医疗队队员,总统府点长、总统府保健医生,现任梅州市人民医院主任医师、心脏重症监护室主任)

整理:何碧帆

编辑:张晓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