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员干部风采

为赤几政府高层做保健医生

来源:梅州日报 | 时间:2018-08-08 16:12:01 | 浏览:loading

 

在赤道几内亚,由于医疗水平普遍较低、公立医院医疗条件差、私立医院收费高,即使政府高层亦难以享受高水平的医疗服务。因此,我们医疗队为了服务外交,特别设立了赤道几内亚高层保健小组,主要为议会上层、政府部长、副部长及总统的直系亲属服务。高层保健小组一般由内科医生、检验科医生、翻译组成,如遇非内科专业,由各专科负责。作为马拉博点的点长、内科医生,我兼任了赤道几内亚政府高层的保健医生。

讲述人:邓声京 整理:何碧帆

为总统女儿打针战战兢兢

1年多时间里,我们响应中国驻赤道几内亚大使馆的号召,开展医疗外交,扩大高层保健对象,将原来的9名保健对象扩展到21名,为他们提供上门免费服务。

我们保健小组实施的第一次高层保健是2016713日。那天早上8点半,翻译王建接到民航部长家的管家Roman的电话,要求我们为民航部长夫人(总统女儿)看病。由于是第一次做高层保健,我们对整个保健流程都不太熟悉。我们认真检查了三个保健箱的药品、输液设备,检查器械以及药品有效期,早上九点钟来到了民航部长家。

这是我第一次到政府高层家,只见几栋别墅矗立在漂亮的花园中,家具富丽堂皇,还有不少佣人在忙里忙外。见了民航部长夫人,我们自我介绍后,开始为夫人诊疗。她的主要症状是发热、腹痛、腹泻,初步考虑还是伤寒可能性大,遂建议抽血检查。

由于夫人肥胖,血管纤细,而且特别怕痛,我们检验科的王玉玲医生第一次扎针时,已经进入静脉了,但夫人手一回抽,又歪掉了。给她调整位置,她则一个劲儿地喊痛,要求拔针。无奈,王医生只好拔针。这时,我心里想,这血管确实不好打,病人又太怕痛,而不检查又不能给予正确的诊疗,必须再抽。王医生也很紧张,我安慰她:“别怕,你在我们医院都不知道一天要抽多少次血,这个难不倒你,别背着那么大的心理压力。”同时,我也向部长夫人解释为什么不容易抽血,让她理解我们。在第二次抽血时,我们给王医生打电筒照射扎针部位,她成功抽血。我们通过翻译,告诉夫人,需要将血液带回驻地做检查,夫人同意了。

经过大约15分钟的检查,我们发现检查结果符合伤寒的诊断,遂再次来到夫人家里,告知病情,建议可口服药物治疗。意外的是,夫人坚持要输液治疗。我估计她们这几年,也受了不少中国的影响,认为输液好得快。不得已,我们只有遵照她的意见,给予“左氧氟沙星”静脉滴注治疗。在打针时,她要求使用最小的针头,我们发现,我们所带的针头不是最小的,建议也可尝试,但她坚决不同意。故此,我们只能返回驻地拿了小号针头再给她打针。打完针后的这段时间里,我们几个人坐在那里认真观察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因为针头太小,滴速很慢,滴了将近50分钟才将液体滴完。

第二天,我们给夫人打完针后,夫人告诉我们,目前她的发热及腹泻基本上好了,问我们是否可以吃药,我们觉得可以,遂给予口服药物治疗。在随后几天的随访中,夫人完全康复了,我们也算顺利完成了第一次保健任务。

透过医疗外交走了办证“后门”

在赤道几内亚,人们很难想象,办个驾驶证需要多久。按照规定,我们的驾驶证需要更换为当地的驾驶证。为此,蔡演歆队长在我们接班后,带着翻译王建,天天跑内政部交通局。有时候我也跟着去,却发现这边的办事效率确实很低,一大堆资料堆放在办公桌上,没有编号,没有分类,都是由个人自己去找,还要经常受人冷眼相看。经过两个多月,驾驶证仍没有办下来。所幸,经过中国驻赤道几内亚经济商务处苏建国参赞的介绍,我们得知交通局局长Abiaham因为长期高血压控制不好,希望得到中国医生的帮助,预感这会是一次机会。

通过苏建国参赞的引荐,我们给交通局局长提供了血压评估,发现他的血压确实控制不佳,平时基本上在165/100mmHg左右,虽然服用了“尼群地平”治疗,但未规律服药。我们建议他从饮食、运动方面着手,给予调整降压药物,改用长效降压药。经过一个星期的药物治疗,他的血压稳定在130/80mmHg左右。我们也时常对他做随访,指导他监测血压和饮食、运动治疗,他的血压趋于平稳。他高兴极了,连说中国医生真棒,甚至主动拉队长和我与他一起合照,还让我们把办理驾驶证的资料交给他。

很快,驾驶证办了下来。后来,我们得知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办理驾驶证,半年也没下文,便帮他们办理,也很顺利。我们开玩笑说,可以做驾驶证代办人员了。

内政部副部长医疗待遇也不好

赤道几内亚内政部常务副部长是我们高层保健的一个新对象。他以往也不是医疗队的保健对象,后来经过苏建国参赞的介绍,本着服务外交的原则,我们接纳了这个保健对象。

20177月初,我们见到了这位副部长。他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性,因为左足拇趾关节存在一个结节,在医院做完手术1个月,伤口仍未愈合,希望得到我们先进的抗生素治疗。他承认自己有痛风病史。我看了他的伤口,经过病史询问及体格检查,考虑痛风可能性极大,目前伤口难以愈合,是因为不断有痛风石排出,建议可加别嘌醇或苯溴马隆治疗。由于我们医疗队没有这两种药物,我开了处方建议他购买服用。因目前没有感染征象,不建议加抗生素治疗。副部长同意了我的观点,表示愿意去医院检查肾功能及尿酸情况。

可惜等了两个星期,都没见报告。一问才知,他认为伤口基本愈合了,不想做检查了。这让我体会到,作为一个副部长,他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医疗待遇,他不做检查,估计是因为单纯一个尿酸检查都需要大约人民币60元,如再加上肾功能检查,需要大约300元,而一名副部长,其正规工资收入大约是人民币3600/月,而他又有多个子女,估计是能节约就节约了。我们只能让他坚持饮食治疗,避免高蛋白饮食,避免饮酒。后来,这位副部长的父亲生病了,都来找我们医疗队看病。(邓声京:原第28批援赤几医疗队队员,马拉博点长、马拉博地区总医院内科医生,现任梅州市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、肾内科副主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