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员干部风采

梅州医生在赤几:妇产科医生的仁心仁术

来源:梅州日报 | 时间:2018-08-15 15:04:21 | 浏览:loading

 

援非时,我已过不惑之年,衣食无忧,事业处于稳定期,尤其儿子面临高考这一人生的重大转折点,周遭亲朋都认为我去援非是瞎折腾,甚至认为我在政治上有所企图。纵然非洲贫穷落后,政局不稳,传染病又多,但一直以来我都有一种支援情结,觉得妇产科医生在支援活动中也相当重要,毅然而然报了名。随着对援非的深入了解,丈夫、儿子也逐渐转变态度,以实际行动支持我。就这样我成了第28批援赤几医疗队成员。

●讲述人:凌秀兰 整理:何碧帆

手术室停电见怪不怪

在赤道几内亚,工作环境和医疗条件比想象中的差太多,当地医务人员技术操作不规范,无菌观念薄弱,设备落后,一次性的输液管注射器竟然由入院一直用到出院,听胎心音还是用木听筒。由于医疗条件不好,加上当地早婚早育频产密产现象普遍存在,以致各种产科并发症不少,各种在国内根本无法想象的场景,我在这里都遇到了。

在赤几,我被分配到巴塔地区总医院工作。刚到不久,我就接诊了一名30岁的产妇,剖宫产下孩子后,这名女子突然出现心衰,呼吸急促,面色紫绀的症状,还口吐白沫。在妇产科长期工作的经验告诉我,这是分分钟会要命的状况。我们赶紧找来心内科医生一同抢救,同时寻找控制急性心衰的药。可找遍药房才发现,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药品,大家急得要跳脚。眼看患者身体情况越来越糟糕,这时,我急中生智,让大家协助把手术床给竖起来,让患者的身体直立,以减小呼吸的压力。奇迹出现了,患者的呼吸慢慢好转,后来竟恢复了正常……

还有一次,我给一名产妇正在做剖宫产手术,刚把子宫切开,手术室里突然一黑,停电了!吸引器马上停止了工作,羊水没法吸出,大伙慌忙去找电源。我凭借经验,用手摸索着将孩子拿了出来。大家则用手机上的手电筒为我打光。我用纱布将羊水一点点蘸干,借着昏暗的光争分夺秒地完成了缝合手术。术后,直到发现患者已基本度过危险期,所有人才松了口气。事后说起这事,我都觉得有些后怕。后来才知道,手术室停电在当地已是见怪不怪了。

除了急救时没药、做手术时停电,还有手术时发现病历情况不详、消毒和无菌环境条件不达标,助手操作不规范误伤主刀,手术时方知患者是艾滋病人……这些手术窘状我几乎都遇上了,幸好每次都是有惊无险,成功把产妇从鬼门关前抢了回来。

半夜紧急救援坠海船员

2017526日,晚饭后大家照例在一起打牌,聊天。快结束时,队里突然接到巴塔港中国远洋集团船员的求救电话,说是有船员坠海,生死不明,而他们因为人生地不熟,不知所措,只好向医疗队求助。我们9名队员接到电话后马上与中国驻赤道几内亚总领事馆取得联系,同时带着急救箱紧急出发到达港口码头。

通过了解,原来货船靠岸后, 5名船员打的到超市购物,一直逛到晚上8点超市关门。回程时,他们不慎打了当地“黑的”。司机因天黑路不熟,又在下雨,车灯又不亮,本应左转的车辆未左转,结果直接开到渔港,掉进海里。6人(含司机)中,5人奇迹般生还,仅受皮外伤,其中一位还是广东紫金籍老乡。遗憾的是,另一位福建籍36岁轮机员未能逃出生天,生死未卜。

我们对落水船员进行详细的体格检查,包扎伤口及心理护理等必要的医疗救助,对黑人司机也是一视同仁,深得当地警方的赞赏。等处理好事情后,已是凌晨2点。因赤几的潜水设备及打捞水平有限,只能等到天亮。连续三天,我们都出现在现场,对坠海幸存船员进行伤口护理。第四天,坠海船员尸体终于找到并打捞上岸,我们又协助领事馆处理好尸体保存等事宜。事后,中远集团及领事馆对医疗队的行为亦给予高度评价。而我也觉得,在国外,能够为自己的同胞服务,救治中国同胞,心里无比自豪。

荣获医疗队“摆子王”称号

都说到了非洲没打过“摆子”等于没来过非洲,来赤几第四个月,亲自体验了一回,算不虚此行了。

20161018日晚开始,我突然感觉很冷,连忙穿上长袖衣服和袜子。开始不以为然,以为像国内一样只是气候转凉了。晚上睡觉时,突然感到一阵阵寒颤,早上醒来浑身酸软,肌肉酸痛,才发觉不对劲。到了下午,一测体温,38.8℃, 随即怀疑是疟疾。经抽血化验,疟疾强阳性。当时我有点蒙了,脑子里浮现出很多恐怖的后果:会不会染上脑性疟,死在非洲?会不会高烧不退,导致肾功能损害?平静下来,我按照治疗疟疾的方法注射青蒿素和地塞米松,体温仍时高时低,20日下午最高时达到39.8℃,口服百服宁一粒,体温逐渐下降,21日下午体温反弹至38.5℃,未作处理,夜间也未再发烧。发烧时真的很难受,盖被太热,掀被又太冷,还好经处理后体温控制下来,但仍全身乏力,感觉累。

第一次得疟疾没经验,有点紧张,治疗效果不错后便失去警惕性,以为容易治。两个月后再次发病。由于第二次不规范用药,疗程不够,在退烧后又改用口服药,同时在防蚊措施上也不够重视,如不穿长袖衣服,种菜不喷驱蚊液等,以致后来几个月接二连三地反复发作,还出现了血尿,心里便有些恐惧了。所幸三联用药后控制住了,回国前五个月没再发作。

    援赤几一年半,感染疟疾5次,“荣获”医疗队“摆子王”称号。(凌秀兰:原第28批援赤几医疗队队员,巴塔地区总医院妇产科医生,现任梅州市妇女儿童医院主任医师、妇二科主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