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员干部风采

印象赤几:非一般的国度

来源:梅州日报 | 时间:2018-05-31 10:41:09 | 浏览:loading

63019时(当地时间),我们顺利抵达赤道几内亚马拉博机场,由第27批湛江援赤几医疗队队长带领队员前来迎接,并安顿在安达酒店。经过11天的交接, 711日,我们正式搬到医疗队驻地,开展为期一年半的医疗工作。驻地所在的位置虽说属于当地的富人区,但给我的感觉却跟国内的落后农村差不多。

●讲述人:张日雄 整理:何碧帆

工作:条件恶劣无菌观念差

我们医疗队的27个队员在赤几被分成三队,一队在总统保健组,一队在巴塔点,而我所在的队则在马拉博点。马拉博地区总医院是我在赤几工作的地方,也是这边最好的公立医院,但医疗条件之差却令人难以想象。

医院面积不小,但总床位可能还不到200张,临床科室就只有内、外、妇、儿、传染病这几个有住院病房。医疗设备也非常落后,除了一台B超机外, X光机、心电图机都没有,至于CT、胃肠镜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,给临床工作带来很多不便。医生往往只能通过病史、症状和体征来诊断病情。

我所在外科是一栋一层楼的平房,有 23张病床,普外科、骨科、泌尿外科、血管外科都在一起。赤几医院的值班制度是24小时制,医生是分专业的,普外科有最多医生——当地医生、古巴医生、加上我有10个。但有些黑人医生是在其它医院兼职的,只有在他值班的时候才可以见到。至于门诊,病人很多,大部分是腹股沟疝、脐疝、体表脓肿、痔、腹痛查因等病人。尤其以体表脓肿的病人居多,我平均每天都要在清创室给12个体表脓肿的病人行局麻下脓肿切开引流术。

病房的条件非常简陋,大的病房有6张病床,没有独立的卫生间,病人的针剂和口服药都是放在床头柜上的,护士配药都是在床边。因为医药分家,医生往往开处方让病人或病人家属去外面药店或者医院药房买药。病房的办公室很小,外面是医生办公室,里面有两个小房间,跟我们的医生或护士值班室差不多,但只有一张或两张床。一间给医生用,一间给护士用。护士房里也没有办公桌,只有两张病床,其中一张用来办公,主要用纸自制病历和将一大团棉花撕开卷成消毒棉球(这棉球都未经过消毒就直接用了)。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这边连输液器都是重复用的,无菌观念很差。

至于手术室的条件,国人是难以想象的。只有三个手术间,但一般只开放一间,洗手用的水也是用一个大桶装着,要由护士用水勺舀水给我们洗手。医生做手术前只用洗手液洗一遍,再用酒精抹一下手就直接穿手术衣和戴手套了。手术床也是很落后的,无影灯固定不了,老是自动移位,手术病人的麻醉也只有腰麻。虽然有呼吸机,但基本很少用。手术器械也很旧,很多血管钳和持针钳是夹不稳的,有些器械还是生锈的,所以手术操作起来很不方便。

非洲是疟疾、伤寒、梅毒、艾滋病的高发区,当地人人都得过疟疾和伤寒。这个国家HIV阳性的病人比较多,感染率高达6%,所以我们做手术时都会非常小心。尽管如此,我、骨科医生、妇产科医生都有在手术过程中被缝针刺伤的经历,幸运的是病人都是HIV阴性的。有一次我的眼镜片还被溅了好几滴HIV阳性病人的血,想想都有点后怕。

治安:偷抢事件时有发生

赤道几内亚是一个小国家,全国总人口才100万左右。其首都马拉博是一个孤岛,人口不足30万,这里到处都是原始的状态,经济基础比较薄弱,基本上没有工业和农业,贫富差距相当大,两极分化明显。

在市区还可以看到楼房,特别是总统府的建筑还比较突出,而在高楼附近的贫民窟,都是些木板搭的小房子,好像风一吹就会倒;在城郊外,到处杂草丛生,玉米地里的草几乎跟玉米苗差不多高了也没人去打理。

离我们驻地不远有一个马拉博国家公园,是中国公司援建的,里面绿化得很好,也有很多运动场地和设施,比如足球场、篮球场、羽毛球场、网球场等。不远处就是海边,走路大概10分钟可以到,我们偶尔也会去那里游泳,只是后来有海蜇会蜇人,我们就很少去了。

马拉博的市区到处都是中国人开的商店,所以当地人对中国人还是比较友好的,但也有部分黑人比较仇视中国人的,觉得中国人把他们的钱都挣去了。这里治安不是很好,偷抢事件时有发生。我们就有同事在下午散步时被黑人用木棍打过,也有同事放在车上的钱包被黑人抢过。

生活:物资缺乏难得有肉吃

出发前,我们以为马拉博是在岛上,应该比较多海鲜,可是来到后才发现并非如此。这个岛是禁止捕鱼的,即便是赤几的大陆地区,也只有中国一家中资公司会出海捕鱼。当地海螺比较多,螺肉比较便宜,50西法一个(相当于国内6角钱)。我们刚开始感觉新鲜,吃多了也就腻了。不过不吃螺肉也吃不到其它新鲜的海鲜,因为就算是冰鲜鱼也很贵,以我们的伙食费根本吃不起。至于野味,比如蟒蛇、猴子、穿山甲、山鼠等,虽然在黑人市场和路边会有人卖,但是我们根本不敢买来吃,那些肉都是死的,苍蝇成群,味道非常难闻。

马拉博的肉类基本都是冻肉,很难吃到新鲜肉。为了解馋,我们只有在重大节日的时候去黑人市场买点活鸡或鸭,价格也不便宜。青菜则在中国人菜地买,但比吃肉还贵。平时也会去买点水果,这里除了本地的香蕉、芒果便宜点外,其它的水果大部分都是进口的,都很贵,所以也不敢多买。由于驻地抽上来的地下水常常可以在水中看到虫子,我们一般都需要买水喝,这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。

我们每天的日子还算充实。早上8点吃早点,845分则去上班,13点下班回来吃午饭,然后跟家里人视频或者聊聊天。只是这网络不好,2M的流量要12个人用,而且还经常会断网,但有总比没有要好得多。17点至19点是运动时间,部分人会去健身房健身或到海边散步。风不大的时候,我们还会在驻地打羽毛球。19点吃过晚饭后,就集体到外面的大院里散步和聊天,我们管这叫“放风”。由于晚上不敢去外面逛,为了打发时间,要么三五成群呆在别人房间里喝茶聊天,要么就回自己的房间。我回房间后一般看看电影或看看书,在23点左右就睡觉。这样,平淡而充实的一天就过去了。

在赤几生活一段时间后,我愈发为强大的祖国感到自豪。我觉得,我们所处的环境虽然艰苦,但只要能为非洲人民做一点事,能以特殊身份为中国外交服务,也是值得的。(张日雄:原第28批援赤几医疗队队员,马拉博地区总医院外科医生,现任梅州市人民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)